国平:深情溢于言表 决心分外彰显

比利时擒获巴黎恐袭案逃犯 奥朗德表示赞扬

原标题:网络主播红与黑②|主播被教性感撒娇,谁来监管平台和经纪人

“网络直播平台乱象源于监管体系混乱和红线标准不明晰。”1月18日,有着十多年网络视频行业管理经验的香蕉影视CEO王珏直接揭示色情暴力直播频发原因。

直播性行为,直播驾豪车撞伤人,直播中出现群殴……网络直播平台乱象近日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一个麦克风、一个摄像头成了虚拟世界里的掘金工具。直播平台的背后藏匿了什么?网络色情暴力问题该如何解决?

目前,管理网络的部门主要有通信管理、互联网新闻宣传管理、公安等,文化、广播电影电视管理、新闻出版等部门也有一定监管权。律师顾子乾建议,这些部门需厘清监管职责,让监管更加有效。

不止一位法律人士还告诉澎湃新闻,建立分级制度可以作为解决方法之一。

上海市人大代表金可可表示,完善互联网的立法,要及时具体化、细化,可以操作。另外,有关互联网管理部门也应该更有责任心,对出现的问题要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网络主播正在拍摄宣传照。 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高征图

女主播多吸引三线城市用户

此次涉事的斗鱼TV是一家以游戏为主的直播平台,同类的还有战旗、熊猫TV、虎牙等。

艾瑞咨询《2015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研究报告》总结了游戏直播平台的四大盈利来源:签约费及工资、自营业务收入、广告、虚拟道具分成。

近两年,消费能力强的工作已婚男性成了游戏直播核心人群。根据艾瑞咨询2014年统计数据显示,已婚有子女男士占到消费人群的49.3%。用户年龄以25-30岁为主。性别差异悬殊,男女比例达到4:1。

虎嗅网编辑马伟民长期关注直播平台行业。他称,“YY直播、9158视频等主攻秀场类。斗鱼、战旗等也在做。”他口中的“秀场”即娱乐类直播,一群有颜值、身材不错的女主播唱歌、跳舞,或者与粉丝聊天互动。

“主播可以靠唱歌、撒娇吸引大量观众。”马伟民举例说,“有女主播同时结交两个土豪,让他们争风吃醋,两个土豪一晚上在平台上砸下100万元也是有的。”

曾在熊猫TV担任娱乐类女主播的SG Anna介绍,“会有特别大方的粉丝给我送礼物,一般五六千元的钱包、首饰,贵的有2万多元的项链。”

据报道,在战旗TV上平均每天约有600万人在11.2万个直播间里逗留,其中20%~30%的用户会真金白银地为主播“刷礼物”。在战旗TV的8593万注册用户中,三线城市的用户占比高达44.86%。

“如今三线城市中的小老板群体收入不少,但精神生活很空虚,平时除了逛KTV等娱乐场所外,就没别的爱好了,便开始把目光投向网上。”马伟民分析,“如果脱光了又太赤裸,秀场的精髓就在于介于两者间的暧昧。粉丝掏钱之后会有人喝彩,女主播也会给与回馈,能产生一种满足感。”

主播收入的55%被平台和经纪人抽走

经纪人在网络直播产业利益链中占据重要一环。

重庆一所大学的大四男生齐心(化名)在优酷来疯上兼职主播。他介绍,进入这个行业需要通过“家族长”,“录一段才艺视频给‘家族长’看,他会帮你推荐给直播平台。”这其中的“家族长”是指经纪公司,以工作室的形式招揽生意。

齐心说,“‘家族长’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大,几乎每次都会观看我的直播视频,结束后会给我提意见,帮我改进。”

马伟民称,YY等平台已被“家族长”垄断。他们招募、包装女主播,甚至培训她们如何撒娇,推上平台,“主播的群体鱼龙混杂,有大学生、白领、职业游戏玩手等,进入门槛几乎为零。”有的“家族长”也包吃包住,将租来的大房间隔成无数小间,每间都设置一个麦克风、一个摄像头,主播便可在屋内工作居住。

足不出户就可以挣钱,网络主播吸引了不少年轻男女的视线。打开招聘网站,可发现对网络主播无工作年限、学历等要求,看颜是第一位。月薪多集中于4000-15000元。

“个别主播一个月收入最高可达几十万元,但内部差异非常大。普通情况下主播的工资并不高,在几千到1万元,全职人员会有三四千元底薪。”马伟民说。

SG Anna一共做了15天主播,最终拿到平台发放的4000元薪水。

“我认识一个游戏主播,从晚上6点直播到早上6点,一个月有五六万元收入。”直播平台用户张先生表示。

主播齐心的合约显示,通过收礼物获得的收入,平台抽取40%,“家族长”获得15%,余下的归自己。

“现在这个圈子几个大腕已经把蛋糕分得差不多了,所以有些默默无闻的新人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用户张先生并不认为主播很好当。

网络主播正在拍摄宣传照

常打淫秽色情“擦边球”

目前,几大直播平台也承受着“成本之痛”:高昂的宽带费、天价主播签约费及电竞赛事和游戏版权费。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龙珠直播斥资2000万元签约主播MISS(韩懿莹)。熊猫TV年前签约韩国女主播尹素婉,第一次国内直播就创下了同时在线70万人的盛况。

马伟民直指,“如今,几大平台仍处于‘烧钱’抢占市场阶段。不过现在不赚钱不代表以后不赚钱,但移动互联网的本质就是流量,只要能够聚拢起人气,变现的模式就有很多。”

当下,几大平台背后各有“金主”撑腰:熊猫TV有王思聪,虎牙背后是YY,斗鱼的幕后有腾讯,战旗则有浙报传媒护航。“这个领域必须有钱才搞得起来。”他强调。

用钱砸出来的平台、可以抽成的“家族长”、一尝明星梦的主播……三方统一向“钱”看齐,情色与暴力成了灰色驱动力。

2015年12月31日凌晨,一名斗鱼TV主播驾豪车直播,结果撞上出租车,伤及2人。

2015年11月,斗鱼TV一主播携无人机进入校园,直播偷拍女生宿舍。

2014年10月18日夜间,斗鱼TV某号称60万粉丝的女主播因玩家刷屏辱骂她,并将她与另一名女主播比较,怒不可遏,在直播中割腕,房间人气顿时攀升至45万。

另外,战旗TV某男主播曾直播生吃动物:毛毛虫、娃娃鱼、老鼠、蜘蛛都上了他的餐桌。

更普遍的是,直播室中的女主播在视频中“不小心”露点、故意穿着暴露,或者中途换衣、洗澡,一次次打着“擦边球”。甚至有用户爆料直播房间内讨论嫖娼行情,游戏直播时爆粗口也仿佛稀松平常。

除这些之外,直播平台还热衷搞些“小动作”。

马伟民透露,“所有的直播平台都在刷粉丝数据,比如播放量仅1万,硬被说成10万。对于靠收礼物营收的主播,有平台假冒金主和用户真土豪‘对掐’,你砸1万元,我就砸1.5万元,来激对方出更高的价码。”

但平台也有“受伤”的时候。

马伟民称,有主播干脆在自己的直播间内打上支付宝账户,跳过平台抽成,私吞收入。如果主播的名气够大,平台对于这样的违规非常头疼,想封杀却不敢封杀,因为仍需要靠他聚拢人气。

此外,不少平台高价挖来的主播,却因更大的诱惑另谋高就在圈内也早不新鲜。

网络主播收到经纪人的微信,提示近期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

直播难进行追溯和复查

如何杜绝涉黄涉暴力的直播视频?业内人士表示很难从源头杜绝。

马伟民称,类似斗鱼、熊猫、虎牙这些直播平台都会设立一个审核小组,主要针对直播房间进行监察,看有没有一些疑似出位的举动,目前平台会从两方面监测。

一个是关键词,也就是房间名称中带有一些敏感词语,比如脱衣、做爱等。一般来说,违规的词语系统会自动封杀,但如果是打情色“擦边球”,审核人员会重点监控。对于粗话脏话,平台无法有效控制。

另外,审核人员根据房间的PCU(在线观看人数)判断。一般来说,直播情色内容的房间会在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用户,导致PCU值剧增,审核人员对于这些流量可疑的房间会重点排查,如果发现违规,会立即封杀。

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负责人林女士补充说,还可运用捕捉画面的技术手段监控。涉黄画面在后台数据可以设置,捕捉到了就会从云端把视频掐掉。

女主播SG Anna曾经因为上节目时大尺度露乳沟,被熊猫TV管理监控人员封杀,不过3天后就解禁了。“微露乳沟就不会被管控。”她目前已能把握分寸。

斗鱼TV一主播直播性行为的第二天,斗鱼TV就在首页贴出了《网络直播自律公约》,要求不能以任何形式播放和宣传带有色情、暴力血腥、消极反动以及有擦边球嫌疑的节目。

但平台监管漏洞仍存在。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称,网络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可能会让平台运营疏于监管。另外,网络直播形式的特殊性让不少网络主播存在侥幸心理,铤而走险寻求刺激。

“事实上,一个直播平台峰值时几千个房间同时在线直播,几个人的团队如何管得过来?由于直播的性质(并非录播),较难进行追溯和复查。”马伟民补充。

网络法规需进一步细化

国家网信办发言人曾表示,任何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网站、提供淫秽色情信息服务者,都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根据《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若涉事主播为平台签约,其行为则应属职务行为,直播平台应该承担管理责任。若主播仅为注册会员,在平台不知情前提下直播不雅视频,其个人将承担法律责任,但若平台知晓却放任不管,平台也应负管理责任。

上海凯曼律师事务所律师白耀华日前表示,对于斗鱼直播性爱事件,法律在某些细节的认定上可能会有不到位的地方,但是对于传播淫秽信息的行为已不存在立法空白,“不雅的画面是否达到淫秽物品标准,需公诉机关来界定。如果达到的话,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话,涉嫌构成犯罪。”

“对于不雅或淫秽视频,目前面临一种尴尬,当事人已经把一些不雅视频删除了,但视频流传到了其他环节,别人在传播,这时候已经超出当事人的控制了。”白耀华称。

他认为,未来这方面的法律还需要进一步明确细节,比如在微信中,转发淫秽视频,如何界定次数?以微信中的人数来定?还是以大家转发的次数来定?或是以把这些作品往外发的次数来定?这些问题都值得进一步探讨,进而可以更方便量刑。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建云认为,“除了相关网络直播平台强化技术监管,从源头杜绝问题视频,另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网民用户要提高自律性,不要转载传播。若是遇到这一类视频,网民应该第一时间举报,发挥社会的力量。对于那些为了经济利益而传播淫秽暴力视频者,应该加大处罚力度。”

胡钢表示,网络直播确实是一个比较新的问题,游走在道德和非道德、合法与违法边缘。应该适度规管,既保证传播主流,弘扬正能量的内容,又保证相关个人能享有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做到公共安全和个人自由的适度平衡。

直播平台和监管部门都要负起责

“网络直播平台乱象源于监管体系混乱和红线标准不明晰。”1月19日,有着十多年网络视频行业管理经验的香蕉影视CEO王珏揭示色情暴力直播频发原因。

王珏曾是电竞行业PLU创始人、Neo TV副总裁。他承认,直播平台如今对于涉黄涉暴力内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对主播管得太严就会流失观众,但这非长久之计。

此外,不止一位法律人士昨日表示,建立分级制度可以作为解决方法之一。

剑湖律师事务所律师顾子乾强调,面对乱象,直播平台首先得从自律做起。顾子乾认为,一方面,应强化监管部门对网络直播平台及类似的自媒体直播的约束,网站对于主播的提成等等必须在审查内容不违规后支付。

另一方面,推行网络直播平台、投资人、经营团队核心成员、网络主播四方面主体的网络文明信用制度,对“打擦边球”次数或社会影响程度超过一定数量的个案,要同时将上述四方面主体拉入黑名单,给予同样的“禁赛期”;而对于严重挑战监管规定、法律要求,并引发极其恶劣社会影响的个人,应当对上述四方面主体均给予“终身禁赛”处罚——企业吊销执照;相关人员则终身禁入网络传播、新闻传播、出版、广电等相关行业;对于涉及色情暴力的主播应当禁止其再进入该行业。

就政府层面,多部门如何配合监管到位也值得关注。

顾子乾介绍:“现在管理网络的主要是通信管理部门、互联网新闻宣传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以及文化部门、广播电影电视管理部门和新闻出版部门。”

他建议:“未来,负责网络犯罪的还必须是公安部门,建议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设立专门的监督单元,然后进行有效对接,签订信息开放协议,减少地方部门与网络平台的‘隔空喊话’。这次就出现江苏网警微博喊话斗鱼直播,事实上斗鱼是注册地在武汉的公司,所以公安部内部可以设立大区的网络监管部门,如果发现违规现象,可以第一时间追究到平台的责任。”

立法对“色情”定义较难

除了通过各方监管防控色情暴力等内容,网络分级制或许是一帖解药。王珏认为,“网络支付已如此发达,分级制度执行起来应该不存在技术瓶颈,比如网络实名制。”

不过,上海市人大代表金可可对此持谨慎态度,“应该在进行严格限制的前提下,再进行局部的实名制和与之伴随的分级制。”金可可表示,局部的实名制例如上视频网站观看类似女主播等内容的实名制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互联网经营者的义务。”

顾子乾补充说:“除了分级制度,还可实行‘黑名单’制度,通过设置,实现限制访问带有违法信息内容的网站。”

金可可建议,完善互联网立法的同时,有关互联网管理部门也应该更有责任心,对出现的问题要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也有网友疑惑法律法规对于色情的定义是不是不够具体,导致网络直播频打“擦边球”?顾子乾称,认定网络色情传播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或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涉及到传播内容是否具有诲淫性,但无法像毒品一样客观量化,这涉及个人的主观感受,不同的成长环境、年龄段和知识背景都会导致差异,因此难有相应的鉴定程序。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沈亮解释,“色情”本就是个模糊概念,下定义是很难的事,立法者、司法者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比利时擒获巴黎恐袭案逃犯 奥朗德表示赞扬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